主页 > 个人成长 >

「红毯主持人访女明星衣服,不访电影」很肤浅?

发布时间:2018-11-01 16:18:56 来源:美丽生活网

知识是力量,美貌也是力量啊。为了拥有美貌的力量,也得学习很多的知识、付出可观的努力。有什么好肤浅的?是谁在定义肤浅?是谁在贬低专注于美貌的人们?是谁在歧视、歧视什么?

某天下午开车时,听到广播主持人抱怨奥斯卡红毯上的性别歧视,他说女明星在红毯上常常只被谈论穿着,但男明星就会被关注演技跟电影。「为什么女明星就不能被问一些更有内涵的问题?为什么女明星永远都只被问那些肤浅的穿着问题?」

?

听到广播主持人义愤填膺地抱怨时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些礼服跟配件的设计师。我在想,他们的大作在全球最受瞩目的伸展台之一,也就是奥斯卡红毯上风风光光地登场,这本来就是值得大书特书、大问特问的焦点,却被说是「肤浅的穿着问题」,不知道设计师们会不会感到很失落、伤心?

?

这些明星的一身造型从无到有,最后踏上奥斯卡红毯,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,其中得动用到多少人的天赋才华,服装设计师、裁缝师、珠宝设计师、珠宝制作师、鞋子设计师、制鞋师、包包设计师、制包师、发型设计师、彩妆师……数不清的大师才能成就一身造型。而最重要的,是要找到能够驾驭这一身的人。这可不是「美女穿什么都好看」这么简单,想像一下,很美的珍妮佛劳伦斯跟很美的凯特布兰琪礼服交换穿,两个人都会走钟。

?

不仅如此,「人穿衣不是衣穿人」是铁律,要能衬得起这么一套集合所有大师之作的装扮,女明星付出的心力是难以估量的:气质、个人特色、鲜明的形象、身材、肤质、肤色、脸蛋、名气……全都要到位。这些从来就不是「长得漂亮」便可涵盖,一个女明星在奥斯卡红毯上的穿着,背后的细节全是了不起的专业与才华,所有环节都极有深度。

?

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广播主持人以及其他人,会认为在红毯上谈论电影是有内涵,而聊穿着就是肤浅呢?有人说,因为奥斯卡是电影颁奖典礼,不是服装设计颁奖典礼,所以红毯要谈电影才高尚,问穿着就失焦、肤浅。这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,但红毯访问时间那么短、明星那么多,主持人常常只是闲扯几句、开个玩笑就过去了。

?

真的那么渴望深度访谈,在网路上寻获的机率铁定比红毯高出许多,关于角色的访谈影片外加心路历程,资料要多深有多深、要多浅有多浅,我们又何苦指望红毯上的那几秒?或许真的有人期待在红毯上听见、看见深度访谈,但大部份的人都是想在这条星光大道上,目睹一个平时在萤幕上帅或美到天地不容的人类,顶着明星光环、穿戴名贵的礼服与配件,做出跟我们一样平凡甚至低俗的事情,比如打喷嚏、开个烂玩笑或跌倒,一方面产生「原来明星也是人啊」的平衡心态,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欣羡他们怎么会连做如此平凡的事情,都依然迷人。

?

电影《穿着Prada 的恶魔》里,安˙ 海瑟薇饰演的安德莉雅,顶着西北大学的漂亮履历,自认有脑、有深度、有格调,对时尚抱持着不屑的态度。她一进公司,就在午餐时对同事奈吉尔说:「我不会一直待在时尚界,又何必为这个工作改变自己?」

?

安德莉雅对于其他同事追求纤细身材、讲究衣着的行为感到不屑。也许是见多了像安德莉雅这样自以为是的人,奈吉尔只是挑挑眉,酸她:「喔,(时尚)这个数十亿产业的核心,就是『内在美』,是吗?」

?

不知天高地厚的安德莉雅,甚至把轻蔑时尚的态度带到老板米兰达(也就是穿着Prada 的恶魔)面前。当米兰达与其他同事很认真地在两条皮带之间做选择时,安德莉雅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?

米兰达:「有什么好笑的吗?」

?

安德莉雅:「那两条皮带在我看来都一样。我还在……努力学习这些『玩意儿』。」

?

米兰达:「这些『玩意儿』?」米兰达扬起下巴,把安德莉雅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。「噢,ok,我懂了,你觉得这一切跟你毫无关系。今早你走向你的衣柜,然后选了那件,怎么说呢……」

?

米兰达指着安德莉雅,「臃肿松垮的蓝毛衣。借此让世人知道,你多么有深度,有深度到不需要在乎自己的装扮。但你不懂的是,这件毛衣不只是蓝色而已,它既不是土耳其蓝,也不是宝石蓝,它是天空蓝。

?

「当然,你更不可能知道Oscar De Le Renta 在2002 年的时候设计了一系列的天空蓝礼服,然后我记得……Yves Saint-Laurent,没错吧? Yves Saint-Laurent 接着推出天空蓝的军事风格夹克。

?

「之后,天空蓝马上出现在其他八位设计师的系列作品里面,接着又流入百货专柜,最后沦落到那些可悲的休闲服专柜,而你,从特卖花车里把它翻出来买走。

?

「总之,那蓝色代表数百万资金和无数的工作,而你却可笑地以为穿这件毛衣可以让你显得与时尚毫无瓜葛,事实上你穿的,是这个房间里的人从这堆你所谓的『玩意儿』之中,老早就替你选出来的。」

?

时尚已是个成熟且庞大的全球性产业,但它对很多人来说,不过是「让爱漂亮的肤浅女人更加盲目追求美貌的愚蠢行业」。奇妙的是,对时尚发出嗤之以鼻批判的,常常是那些对时尚一窍不通的人,就像安德莉雅。安德莉雅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十分负责且专业,但遇到时尚,即使完全都不懂,却不觉得任意轻蔑它有什么问题。

?

「漂亮的女人」一直以来都被当作简单肤浅的物件,就连漂亮的女人本身都忙着撇清自己不只是漂亮而已,还有其他更正经的才华、更高尚的长处。但「漂亮」这件事从来就不简单,更不肤浅。很多人以为模特儿只要长得漂亮,再节食成为排骨精就好了。不是这样的,要能够在镜头前展现自己,背后要学要练的眉眉角角可多了,还有数不清的挑战与锻链,它就是一项专业,而且门槛还很高。

?

扪心自问:当我们在批判「红毯主持人访女明星衣服不访电影」很肤浅的同时,对于主持人跟明星话家常、闲扯、开黄腔,也同样感到肤浅而不满吗?是不是只有问到服装,我们才觉得这个主持人没深度?我们是不是也跟安德莉雅一样,掉入二元对立,认为深究知识是高尚的行为,聚焦美貌则很肤浅?

?

两个女孩都拥有五百块,一个拿去买一本书,另一个拿去买了一支口红,大家都说买书的女孩比较棒。

?

但知识是力量,美貌也是力量啊。为了拥有美貌的力量,也得学习很多的知识、付出可观的努力。有什么好肤浅的?是谁在定义肤浅?是谁在贬低专注于美貌的人们?是谁在歧视、歧视什么?

?

别瞧不起热衷美貌的人们。拿五百块买一支口红的女孩,可以用这支口红做到多少事,你不会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