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个人成长 >

公投才是直接民主!台大退休教授:主张公投,是弥补代议政治的缺陷

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6:18:56 来源:美丽生活网

公投是直接民主,用来弥补代议民主的缺陷。民主政治不能只「选人」,而且要「选事」。

1、
几十年来,我一直主张公投,并主张公投前要有长时间的公共论辩。

公投是直接民主,用来弥补代议民主的缺陷。民主政治不能只「选人」,而且要「选事」。

公投不只为了让人民有机会选事,更为了提升普遍的政治水准与公共意识。选事之前,进行密集的公开讨论、公开思辨,会促发人们对公共事务的关心与了解,也提供人们不同立场的利弊分析。

这样民主政治才能渐趋完善。

2、
经过几个世代人的努力,终于公投上路了。

可是目前公投的安排,缺少公共论坛供选民充分了解议题内容,并明白自己手上这张选票的是非利害。

这是非常危险的事。

公投缺少公开论辩,会变成民粹,尤其在台湾这种公共意识薄弱,人民对公共事务或冷漠疏离、或人云亦云的社会。

3、
落实公投制度的同时,执政者必须开创公共论坛,例如协调出固定的电视频道,日夜讨论公投议题。公共电视也应该积极投入,使公投议题的正反论辩,能不断播放。

当然,主持者的议事,立场必须中立。

实施公投的前提,是密集的公共论辩。删掉这个前提,公投会变成民粹,背离直接民主的精神。好的新制度,必须辅以细致的操作。不然,不只功亏一篑,而且会陷社会于矛盾与混乱。

面对今日网路资讯混乱,假消息处处流窜,公共论坛尤其要审慎规划,使讨论内容就事论事,并借此扭转当前是非错乱、随兴谩骂的风气,培养人民认真讨论公共决策的民主风度。

4、
迄今台湾的政治选举,只在选人。

「选人」,投票者很容易被动员,没有太多的自主性。谁也不知道选出来的人,能否忠实代表投票者自己的期望或利益;更不知他选上之后,会不会变质。含泪投票的现象,非常普遍,正好说明投票者没有自主性。

更何况大选区的选举,认识候选人必须依靠媒体。媒体的操弄,可以左右选举的结果。候选人也因此想尽办法讨好媒体,作秀或喷口水,为了争取选民的认同。

本来希望选贤与能,现在选举过程变成了民主闹剧。

5、
「选事」则不一样。每个选民有完全的自主性。你的判断、你的选择,直接在形塑这个社会、这个国家的面貌。所以选事的公民投票,不只是权利,更是责任。

例如,当你投下要不要恢复核能发电那张票,你是国家的主人,总统及行政院长都要听从投票的结果,听从你与其他选民共同做成的决定。投下那张票之前,要努力了解提案的内容,思考它可能的影响。公投的结果,大家包括你的下一代,都要共同承担。

这与选人很不一样。选错人,你可以骂就职的人,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;但选错事,你只能骂自己。

公投缺少公开论辩,会变成民粹,尤其在台湾这种公共意识薄弱,人民对公共事务或冷漠疏离、或人云亦云的社会。

6、
台湾多数人对政治冷漠,把自己当作旁观者,甚至把旁观政治当作清高,这固然有历史的缘由。但2017年底,一部正常化的《公投法》通过之后,你再也不是旁观者。你不只可以消极的去公投,甚至可以积极提案。

看到社会有不对的、或有待改进的事,你可以积极行动,主动去组织、提案并发动连署。如果公投通过,政府就要执行。

例如:要不要实施汽车总量管制?国有土地是不是应该只租不售?巷道是不是行人与单车优先?空汚是不是应该大幅改进?山海村鎭长年偏废的公共交通是否应该恢复?偏乡学校是不是不该裁撤?

这些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事,现在可以经由人民的行动去改变。这是民主的一大步。可是迄今连社会运动者,都没意识到这项可能。人民有管道可以用行动改变公共决策,有助于消除政治冷漠与无力感,进而提升台湾社会的公共性,深化民主。

7、
事实上,公投更重要的是,改进地方性的公共决策与生活环境。例如:市场内是不是应该禁止外来汽机车进入?市内公车与捷运是否应该方便单车加挂承载与接驳?社区图书馆是否要加强普及与专业化?小学上下课时间,是否应该开辟社区上学路为徒步区?

换句话说,地方性公投,尤其有利于民间力量与市民社会的兴起。可是现今已颁布实施的《公投法》,尚无地方性公投的实施细节。把地方性公投的实施细节,委由地方政府与议会去拟定,将漫漫无期。

理由很简单,地方政府不会喜欢与市民分享决策权,议会也不愿意削减自身的民意代表权。民进党执政当局,应该认真催促地方落实公投。

8、
民主的道路蜿蜒曲折,2003年,蓝营占绝对多数的立法院,在各方压力之下,通过了国亲版本的《公投法》。因成案与通过的门槛奇高,按序分别为投票权人总数的5%与50%,被讥为鸟笼公投法。这是「打着民主反民主」的《公投法》,实施十四年,竟无一案通过。

2016年民进党完全执政,翌年鸟笼《公投法》补正,门槛降为1.5%与25%,直接民主正式上路。在深化民主的路途上,这是小英政府的重要成就,不能不加以肯定。

几个世纪以来,台湾人民争取民主的路途,血泪斑斑。今天能有这样的成就,必须放回历史的脉络,才知珍惜,也才知警惕。执政者落实公投,两样事必须及时做好,为了承继前人留下的课题,细致一点,把民主深化。

其一,认真开辟公共频道与其他论坛,方便公投议题,开展公开论辩。

其二,补足地方性公投实施细节的立法,催生市民社会。

作者为台湾大学数学系退休教授

本文获「思想坦克」授权转载,原文发表于此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