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健康人生 >

老老照顾/60岁女守护82岁失智母 全日待命累翻「我是来报恩的」

发布时间:2018-10-30 15:13:45 来源:美丽生活网

嘉义的中午艳阳高照,午后忽然雷声一响,老天爷迅速变脸,瞬间就落下滂沱大雨,让人躲避不及。车子在淹水的柏油路面行进,一阵阵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车窗上,好似在督促我们快一点抵达新港乡的庄家。

▲驱车前往受访者家中,遇上嘉义夏日常见的午后雷阵雨。

?

30分钟后,雨势稍歇,车子停在一栋民宅前,身穿鲜黄色上衣的庄女士笑脸迎接,说起话来声音宏亮,就像她的衣着那般热情。

?

其实,采访的前一个晚上,庄女士为了照顾82岁的母亲,彻夜未眠。

?

庄妈妈除了和许多老人家一样有中风、糖尿病、心脏病,她的左眼失明、右眼看出去模模糊糊,而且有失智症状,意识相当混乱,作息也不正常,要么连续两天不睡,要么一睡就是整整两天。

?

「她有一次去住院,三天两夜都没睡!有厉害没有?我怎么撑得住,我一个人啊!她不睡我也不能睡耶!」平日喂食、换尿布都算小事,庄女士说,妈妈不肯睡觉就是她最辛苦的时候。

?

「昨天就没睡啊!我每一两个小时起床看她一次,我也没睡啊!」尤其前些日子,庄妈妈感染疥疮,虽有擦药,皮肤还是痒得不得了,忍不住伸手往尿布里一抓,手上就沾满粪便,庄女士赶紧起床清理。

?

▲庄妈妈前一晚失眠,庄女士也跟着无法安睡。

?

一般来说,庄女士晚上8点就会带妈妈上床睡觉,只要当天母亲顺利入睡,她就可以上楼回房休息。可是,她没办法倒头就睡,心里总惦记着楼下的母亲,长期的照护压力让她翻来覆去,辗转难眠。

?

「我很浅眠,整晚都在翻。眼睛闭上,但是脑子还在动,我也不想去想事情啊!但就是会一直想。」「很累、很累,想睡了,但是又整晚没睡着,我就念『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』,还是睡不着!」

?

庄女士曾服用安眠药改善睡眠问题,但「吃一段时间以后,我觉得不能靠这个,我要靠自己的意志力。」

?

照护母亲最辛苦的,不只是睡不饱。受到失智影响,庄妈妈常常对女儿和来家里协助沐浴的居服员口出恶言,一骂起来就是连珠炮似的三字经,甚至夹带几句诅咒的话语。

?

「人家十字经,她不是,她大概一千字经!」「她骂人的时候都很难听啦!要讲吗?有一次住院人家听到,还跟她说『阿婆,你不能把人家骂成这样啦!』」

?

▲庄女士是家人的长期照顾者,喘息空间不多。

?

言语失控之外,庄妈妈的力气很大,不愿配合照护时,常出手打人或捏人,庄女士曾经闪避不及,手臂被母亲捏到瘀青。

?

某次,庄女士正在喂妈妈吃饭,母亲拿起杯子喝水时,突然将水直接吐到女儿脸上,又拿水杯打女儿的头。

?

庄女士心里很清楚,妈妈生病了才有这些攻击行为,但长年的身心俱疲,终于在此刻强力反扑,她的情绪瞬间溃堤!

?

「我想过最坏的就是,因为顾到很累,想说大家都死一死好了!后来冷静以后想想不能这样,只是有时候真的好气、好气,快抓狂。」

?

▲嘉义有许多交通不便的地区,就医不如台北市区便利。

?

60岁的庄女士是唯一能照顾妈妈的家人,而她还有一位智能障碍的弟弟,今年56岁,也需要姊姊的关照。

?

几年前,庄爸爸还在世,是庄妈妈的主要照顾者,庄女士住在高雄照顾自己的儿女。

?

8年前,庄爸爸罹患大肠癌,庄女士回娘家帮忙,父亲病情稳定后她回到高雄,不料又传出爸爸罹患食道癌的消息,「天公伯都给我算超准的,不能让我闲着。」她只好再次返家,开始一个人照顾三个人的长照人生。

?

庄女士指着客厅里三张不同的椅子,说:「以前有一次,看到爸爸坐这里、妈妈坐这里、弟弟坐那里…我这日子要怎么过?」

?

「那时候家里没有居服员啊!喔,真的好累!脚痛,全身什么都痛。」庄女士哽咽地说:「以前都想说,我要尽我的能力顾好,到后来,一个一个来…我就觉得我好累,都会乱想,睡不着、压力很大。」

?

父亲病逝后,庄女士的照护重担并没有减轻。随着时间推移,母亲的病情越趋严重,庄女士的年纪也从50出头来到60岁,从中年人逐渐逼近老年人,照顾工作变得越来越吃力。

?

▲庄女士长期照顾母亲,经常肌肉酸痛,需要止痛药帮助舒缓。

?

庄女士拿出她的各种药品,指着其中一包药说:「这是我上次回高雄拿的药,就职业病啊!刚开始照顾的时候,出力都不对,就拉伤啊!」庄女士常常需要将卧床的母亲扶起,也需要将她从床上移动到轮椅上,大多是一个人独力完成,吃力程度可想而知。

?

「医生跟我说,你这个不会好!你有在做,手就是不会好。」「我这只手痛的时候就换用这只手啊!这边痛了又换回来啊!就这样。」

?

腰痛、手痛早就是家常便饭,吞颗止痛药,日子照样过下去。

?

身体疼痛可以吃药缓解,心理承受不住时又该怎么办?

?

「你说要跟朋友讲吗?也怕人家笑,讲不出口,对不对?」「现在就是认了,我也调整心态,想说欠人家的就是要还,我是来报恩的,也不是来讨债的啊!」

?

转换念头,用「报恩」的心情面对24小时待命、几乎没有睡眠品质可言的照护日常,是庄女士让自己舒坦一点的方式。压力沉重时,她就走到家门口,看看那两缸优游自在的孔雀鱼,「我都养漂亮的鱼,看着牠们游来游去,不然就手机拿着滑滑滑。」

?

▲压力太大的时候,庄女士会来欣赏水缸中的孔雀鱼,转移注意力。

?

其实,她最需要的是喘息服务。虽然,每周三天有居服员来替庄妈妈洗澡,减轻照顾者的负担,但责任感很重的庄女士总会在一旁协助,很少有喘口气的机会。

?

照护人生没有周休二日,想要完全放松、睡个安稳觉,暂时「远离现场」还是必要的。

?

日前,感染疥疮的庄妈妈在天主教中华圣母基金会的补助之下,住进养护机构接受专业照护一个月。庄女士难得有喘息时间,赶紧去做了乳房摄影、子宫颈抹片等健康检查,也做了大肠息肉和良性皮肤瘤的切除手术,「啊不然我平常也没时间去看医生。」

?

这一个月,庄女士的手比较不痛了,她也把握时间回高雄散散心,终于可以睡上一场好觉!「这次有休息到,喔,真好!真的太好了!」

?

嘉义县高居全台老年人口比率第一位,「老老照顾」可说是稀松平常,而在高龄台湾的其他角落,同样有许多这样的家庭,照顾者的需要却少被看见。想要营造友善长照、杜绝长照悲剧,「照顾者」绝对是政府与社会必须关注的焦点。

?